订阅博客
收藏博客
微博分享
QQ空间分享

红烧鸡块,那个时候的快递员居然搞粮药,弄军械,打得鬼子惶惶不安 | 铁马小说,玩吧

频道:娱乐消息 标签:内痔的症状大鱼海棠经典台词 时间:2019年08月13日 浏览:222次 评论:0条

专栏 | 铁马小说

这是一个精品军事、历史小说的阅览渠道。雄姿英才跃纸上,枪林弹雨入梦来。

01

天空中万里无云,太阳高高的挂在天空中,无情地煎烤着大地,翻开电扇,热浪滚滚而来。

毒辣……啊,不,平和的阳光下,薛剑强正开着电动摩托车,像一只勤劳的小蜜蜂,在那用钢筋和水泥浇筑而成的丛林中络绎。

一套几乎成了农民工标志的87式迷彩服,一双黑色厚底陆军靴,背着一个大背包,显露一截打磨得反常润滑的细柳木木柄,看背囊的形状就知道,那是一把铲子……精确的说,那是一把长柄炮兵锹。

薛剑强不久前刚刚退伍,退伍前也是屡获嘉奖的侦查营兵士,退伍后自己开了个小店。现在他正给一个军迷送急件,一把原装正版的205炮兵锹,一具红外望远镜,都是质量上乘的高级姿色,催得很急呢。没方法了,再热也得去,了不得就晒掉一身皮!

真的好热啊……

等绿灯的时分,薛剑强昂首看了看天空,该死的,一点云彩都没有连点器。再看一下GPS,还有整整一个小时的旅程呢。最操蛋的是,前面呈现了一条弯曲数公里的车龙!他瞅了瞅林荫道,看到那里没什么行人,很吃力的把摩托挪出车龙的行列,沿着林荫小道狂飙……一口气飙出了几公里,将那条车龙甩到了死后,他咧嘴笑了,开摩托就这点好啊,假如开轿车必定要被堵上至少一个小时了,嘿嘿,我让你喜爱局面,我让你喜爱舒畅,这回傻眼了吧?我满足的笑,我满足的笑!

有时分人真的不能太满足,不然必定会遭到老天爷的赏罚。就在小薛带着满足的笑脸把车开入现在连蚂蚁都不多见的公园路,预备穿越公园抄近路的时分,planbar万里晴空中忽然传来一声排山倒海的巨响,一道水桶粗细的紫赤色闪电好像吼怒的巨蟒般直劈下来,正正劈在他的身上,他仅仅听到一声巨响便失去了认识……

这个倒运的孩子哟!

02

1944年一月,江苏北部,盐淮区域。

风霜像利刀相同切割着大地,在树木身上,在石头上,在人的脸上,嘴唇上,乃至心头,雅思阅览评分标准割出一道道口儿。冷,真的很冷,一盆水泼出去立刻就凝成了冰,可即便是这么冷的天,邓卓著依然满头大汗————并不是说他是外星来的,身体逆时节发育,而是……局势实在太严峻了!

邓卓著是新四军第三师第10旅第28团一营的营长,老红军了。他原本是个小兵,阅历了艰苦卓绝的江南三年游击战,新四军树立后,他成了排长,随后晋升到连长,皖南事变,新四军精锐几乎被一网打尽,大批身经百战的军官战死,重建的新四军不得不许多选拔新人,在这种布景下,他水到渠成的成了营长,在淮i黑大海跟日军殊死作战。今日邓营长命运不错,打了一次美丽的埋伏,干掉了四十多名日军,缉获一大批弹药,特别可喜的是,在那些数量许多的战利品里竟然有一门九二步炮!尽管炮弹只要十来发,可是穷怕了的新四军依然欣喜若狂,团长亲身命令赶忙把炮送到团部,今后就靠它来敲鬼子的炮楼啦!

而邓营长的费事也正是源于那门该死的九二步炮!发现丢了一门炮之后,日军集结起一个大队的军力发了疯似的猛追,一副要吃人的姿势,撵了一营六十里都还不愿抛弃!没方法,现在淮北一带的鬼子差不多都被新四军当地围住中心了,那一系列据点好像一串串漂浮在赤色海洋里的念珠,局势可谓恶劣到了极点,他们之所以还能坚持,靠的便是碉堡和炮楼,而那门该死的九二步炮能够简单的轰开任何一座炮楼,换作你是日军,你疯不疯?说什么也得追回来啊。一营将九二步炮埋在一个山谷里,撒开脚丫子开溜,可便是没有方法甩掉鬼子,反倒快把自己给累趴了。

现在几百号兵士正躲在一片林子里剧烈的喘息着,一连连长许锐咳嗽着说:“营长,再这样跑下去,只怕同志们都要活活累死了,不如就在这儿树立阵地跟鬼子拼了,死也要拉几个垫底!”

邓属猪的和什么属相最配卓著怒骂:“拼个屁!就咱们这点人,这点枪,拿什么跟整整一个大队的鬼子拼!赶忙歇息,等一下往山区跑……娘的,老子就不信鬼子是铁打的,拖不垮他!”

二连连长郭宝山苦笑:“就怕鬼子还没垮,咱们就先垮了。”

邓卓著兴起眼睛来:“你们哪来那么多怪话!”

许锐瓮声瓮气的说:“让鬼子追得连气都没得喘,我心里憋得慌……什么人?出来!”他忽然看见不远处有一个绿色身影正鬼头鬼脑的看着他们,立刻触电般跳了起来,拔出手枪。他这么一吼,正在歇息的兵士们也哗一声跳了起来,把枪口对准那个鬼头鬼脑的家伙,齐声怒喝:“出来!”

吼得薛剑强一颤抖!

薛剑强惊慌的看着这些穿得破破烂烂,拿着五华八门的兵器的兵士,大脑一片混沌,脸上清楚便是大写加粗的两个字:懵逼!不是他心思不过关,而是……任谁一转眼间便从骄阳似火的南京来到了冰天雪地的淮北,被一群穿得破破烂烂,拿着汉阳造和三八婆的兵士围住,他也会懵逼的。他呆呆的看着这些杀气腾腾的武士,嘴一咧,显露一个痴人式的、彻底崩坏了的笑脸,心里狂叫:我靠,我应该、大约、或许、有必要是闯进了某部抗战神剧的拍照现场了吧!

这局面来得实在过分惊怵了,咱们那神经比钢丝还要韧的侦查兵也久久都反响不过来,仅仅痴人般笑着……

他痴人,新四军可不痴人。邓卓著见这家伙穿戴一套款式乖僻,但一眼就能看出是戎衣的迷彩服,背着一把炮兵锹,怎样看怎样乖僻,怎样看怎样可疑,他绷着脸问:“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儿?说!”

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我他妈比谁都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薛剑强在心里吐槽了一句,小心慎重的问:“那个……哥们,你们这是在拍电视仍是电影呀?道具弄得挺仔细呵,三八婆,汉阳造,掷弹筒,都跟真品一模相同,这么良知的剧组真的不多见了……”指了指天空,仍是一脸溃散:“可是你们也仔细过头了吧,竟然硬是把气候从能煎熟鸡蛋的三伏天变成了寒冬时节,能不能告知我你们是怎样做到的?”

拍电影?剧组?

邓卓著登时满头黑线,这都什么杂乱无章的玩意儿啊!许锐榜首个按捺不住了,毛瑟手枪顶住薛剑强的脑门,大声喝:“你装聋作哑是吧?老老实实的答复,你究竟是什么人?埋伏在这儿究竟想干什么?不说就毙了你!”

话还没说完,他的手枪就到了薛剑强手里。薛剑强有些陌生的摆弄着,啧啧称赞:“传神,太传神了,跟真货彻底相同!”无视许锐那要杀人的目光和顶到自己胸口的步枪,把弹匣退出来抠出一枚子弹看了看,惊叹:“我靠,实弹!我说哥们,你们导演也太狠了吧,竟然给你们发实弹!?就算他想黑掉你们的工钱也用不着这样啊!”

许锐气往上撞,抢过郭宝山的手枪就要打,被邓卓著拦住。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薛剑强尽管看上去疯疯癫癫的,可是方才抢枪的方法却快如闪电,咱们都还没反响过来,许锐的手枪就到了他手里,假如他有歹意的话,一连长恐怕现已成勇士了,面临这样的人物,邓卓著当然得慎重一点。他一字字地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薛剑强说:“我叫薛剑强,退伍兵一个,送快递的,你们呢?”

03

一个营长两个连长面面相觑,底子就不知道人参果怎样吃“送快递”是什么意思。无法之下,邓卓著只得自动过滤掉这家伙的疯言疯语,说:“我是新四军第三师第10旅28团一营营长,邓卓著,这是一连长许锐,这是二连长郭宝山。”

薛剑强嘿嘿一笑:“连新四军的编号都背得这么溜,四阶魔方你们剧组真的下苦功了啊……”

话音未落,天空中忽然传来一声嘘嘘啸响,那声响有点像哄小孩子撒尿——事实上也是在哄人撒尿,新兵一听到这声响就该尿了。邓卓著大叫:“轰击!”一大帮人以光速卧倒,只要薛剑强还跟个傻子似的站在那里,看着炮弹从头顶飞过,落在五十米开外,咧嘴笑着:“乖乖,真的是炮弹啊!你们导演真是太仔细了,这部片有必要火啊!”

轰!

炮弹落地,一团火球腾空而起,弹片尖啸着以爆速四下飞溅,打在树上笃笃作响,其间一片好死不死,贴着薛剑强左臂划过,嘶的一下,小薛同志左臂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创伤,鲜血喷溅。他惨叫一声,捂着创伤宣布一声咆哮:“这……这炮弹是真的?你们导演是不是疯了!”

许锐一脚将他踹了个狗啃屎:“轰击了还傻站在那里,你是不是想死了!?”

又有两发炮弹飞过来,其间一发打在树冠上爆破,火热的弹片钉入地上,好几名兵士被击中,宣布苦楚的惨叫声。薛剑强傻傻的看着这全部,脑海里一片空白。这时,他被重重的砸了一下,差点闭了气,一看,好嘛,是一条大腿,筋骨毕露,血淋淋的大腿!他的面色登时变得惨白,宣布一声尖叫,吃下去的午饭从鼻孔里喷了出来,颤抖着说:“疯了,疯了,必定是疯了!”

的确是疯了,不是这个国际疯了便是他疯了!

轰击还在持续,日军对这支牵着他们的鼻子让他们跑了那么多冤枉路的新四军恨得牙痒痒的,趁着新四军歇息的时分十分困难追上,当然不会跟他们谦让,四门九二步炮,四门60毫米迫击炮,还有数量许多的掷弹筒一同开战,炮弹雨点般飞进林子里,大团火球不断胀大而出,爆破轰鸣连续不断,弹片以爆速鳞次栉比的向四周飞溅,火力真够猛的。一营被炮火死死摁在林子里,头都抬不起来,每一声爆破巨响往后,都有惨叫声响起,不断落下的炮弹让他们的伤亡直线上升,损失惨重!那声声惨叫比响彻云霄的爆破还要恐惧,狠狠撞入薛剑强的耳膜,令他眼前天旋地转。他知道,这绝不是拍抗战神剧,从林子外飞过来的炮弹每一枚都是名副其实的,那被炮弹撕碎的人,那浑身是血的伤兵,每一个都是有血有肉的,不是道具!

这是再实在不过的、尸横遍野的战场!

轰击还在持续,不过,透过硝烟现已能够看到,成群穿戴土黄色戎衣,米黄色头盔下面挂着两块尿布片,摩托车上还插着一面面卫生巾旗的蝗虫正以班为单位敏捷迫临,炮火一停他们的刺刀就该捅到新四军兵士的胸口了!

邓卓著狠狠的瞪了薛剑强一眼,好想毙了他。就由于这家伙的呈现分散了咱们的注意力,一营才让鬼子咬住的,憎恶的家伙,早知道这样最初就该一枪决了他!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分,燃眉之急是赶忙想方法脱节鬼子,把部队带离这片死地!他咬咬牙,命令:“一连二连各留一个排下来和我一同阻击鬼子,保护大部队撤离,快!”

村枝中佐眯起那双桀的三角眼,看着火光熊熊的林子,那隆隆爆破声和不断传出的惨叫声在他听来几乎便是仙乐一般的享用。他很享用这种用绝对优势火力去蹂躏对手的美妙感觉,惋惜跟着时刻的推移,日军正在变成被蹂躏的目标,不管是对苏联仍是对美国,乃至对上国军的美械师,他们都会被对方教做人。不过面临八路军、新四军、当地杂牌军这类对手,日军仍是能够神威一把的,究竟他们一个联队的火力京野就超越了人家一个集团军,这不,现在就让他爽了一把————新四军一门炮都没有,红烧鸡块,那个时分的快递员竟然搞粮药,弄军器,打得鬼子惶惶不安 | 铁马小说,玩吧无力还手,只能被动挨揍。

轰击作用不错,从那密布的惨叫声就能够判别出给新四军造成了相当大的杀伤,这让村枝中佐很是满足,为自己手下有一个高素质的炮兵小队感到骄傲。他扭头对满脸横肉的菱田少佐说:“菱田君,让红烧鸡块,那个时分的快递员竟然搞粮药,弄军器,打得鬼子惶惶不安 | 铁马小说,玩吧你的人加快速度,炮火立刻就要停了。我要看到炮火一停,你们的刺刀就刺入支那人的胸膛!”

菱田少佐说:“嗨!我亲身上前指挥!”说完拔出指挥刀,带着一小队兵士赶上了正在推动的中队主力,大声吆喝着让他们加快速度。当日军挨近到林子边际的时分,轰击中止了,立刻就有子弹从林子里射了出来,接二连三撂倒了五名日军兵士。日军四挺歪把子轻机枪一同开战,吭吭吭吭的铜音连成一线,彻底分不清点数,子弹汇成一道火流狠狠刺割着硝烟旋绕的树林,上百名日军步卒宣布野兽般的嚎叫,挺着刺刀向前猛冲,边冲边射击,突击来得反常的迅猛,堪比一头暴怒的野猪。使用强壮的炮火和机枪火力压得敌军抬不起头,然后步卒猪突冲击,正是日军的拿手好戏,无数次胜仗便是这样打下来的。可是今日他们遇到了对手,新四军以眼还眼,两挺捷克式轻机枪和两挺歪把子一同开腾冲旅行火,扫出稠密的弹幕,不断有日军在火舌舔中身体的那一瞬间倒地哀号。

菱田少佐咆哮:“掷弹筒,打掉他们!”

嘭嘭嘭嘭!

数具掷弹筒一同开战,榴弹长了眼似的飞向一营的阵地,炸出遍地火光,仅仅一轮齐射就,我站在桥上看景色就有一挺歪把子被炸成了碎片。关于我国军队而言,日军的掷弹筒威肋是十分大的,这玩意十分简便,能够随同步卒进攻,随叫随到,并且打得十分准,许多机枪都是一露头就被它给炸掉了。剩余三挺机枪一看气势不妙,赶忙搬运。日军的掷弹筒持续开战,死死限制住一营的机枪火力,步卒替换保护着猛王瀚琨冲过来,很快就迫临到抛掷手榴弹的间隔了,新四军对此毫无方法,仅有的几挺机枪是没有方法一同敷衍日军的机枪和掷弹筒的两层要挟的,只要挨揍的份。

04

日军的迅猛突击让一营主力撤离的方案彻底落空了————如此凶恶的攻势,岂是两个排抵御得住的?所有人就地卧倒,奋力朝日军射击、投弹。两个连的军力当然比日军一个中队多得多,可是这么多步枪开战却没有构成火力限制,由于除了三八式步枪之外,占整个营编制的绝大多数的汉阳造迟迟没有开战,人数许多的新四军反而让军力只要自己一半多一点的日军中队压着打。这也是情有可原红烧鸡块,那个时分的快递员竟然搞粮药,弄军器,打得鬼子惶惶不安 | 铁马小说,玩吧,汉阳造那破枪有用射程跟冲击枪差不多,超越一百米彻底没准了,并且新四军弹药奇缺,一般都是将日军放到四五十米内再开战,打上三枪然后上刺刀冲击,靠刺刀和大刀处理战役,超越这个间隔打了也是白打。邓卓著深知局势危急,却想不出什么好方法,这是火力上全面落后于敌军的成果,整个国家都没有方法,他一个小小的营长明显更不会有方法。正急得不可,身边有人吼:“枪!给我枪!”扭头一看,正是薛剑强,这家伙手臂上的创伤还在流血,却浑然不觉,红着眼睛冲一名拿着三八式步枪的兵士咆哮,让那名兵士把枪给他。

那名兵士当然不会理他,你一个来历不明的家伙,没毙了你现已算好了,还敢找我要枪?反了天了!他聚精会神的朝日军射击,一枪便撂倒了一名拿出手雷预备投过来的鬼子。薛剑强冲他咆哮:“你痴人啊?打那些小杂毛有他卵用!打掷弹筒!打掉掷弹筒让机枪康复射击,不然咱们就死定了!”他吼得太激动了,招来了一串子弹,溅起的雪泥糊在脸上,差点就灌了他一嘴。还没完,又一枚榴弹飞了过来,在十米外爆破,轰的一下,这家伙的屁股冒出一朵血花,让飞溅的弹片削掉了一小块肉,由此他理解了一个道理:躺着不只会中枪,还会挨炮!吃了亏的薛剑强怒气冲冲,生死关头,他什么都不管了,扬起那支从食脂兽许锐手里抢过来的毛瑟手枪照着现已迫临到抛掷手榴弹间隔的日军打出了一个扇面!砰砰砰砰几枪曩昔,三名日军抬头倒下,都是腹股沟中弹,当场就损失了战役力。邓卓著看得清清楚楚,下认识的咧了咧嘴,这家伙也太毒了,打哪欠好,往那打!腹股沟挨上一枪,就算不死也要损失传宗接代的才能了,这比死了还要难过啊!

薛剑强对营长大人那奇怪的目光视若无睹,对着冲过来的日军玩命搂火。毛瑟手枪硬是让他打出了冲击枪的作用,弹壳飞跳中,日军纷繁惨叫着倒下,二十发子弹干出去,日军倒下了六个!邻近的老兵眼皮一阵猛跳,这家伙枪法真不错啊,打扇面都打得这么准!子弹打光了,薛剑强又抢过那个死活不愿把枪让给他的家伙的手榴弹拉火抡了曩昔,又炸翻了一个。日军机枪手留意到这个要挟巨大的家伙,密布的机枪子弹扫了过来,薛剑强扁扁的趴在地上,子弹红烧鸡块,那个时分的快递员竟然搞粮药,弄军器,打得鬼子惶惶不安 | 铁马小说,玩吧就在他头顶不过二十公分处嗖嗖掠过,激起的热浪一波接一波的灼在他的身上,让他浑身汗毛倒竖,心脏缩短得只要乒乓球巨细,毛孔打开又缩短,那感觉,真是影响到佬 佬家了!他破口大骂:“什么狗屁手榴弹?连烟幕弹都比不过!”

的确,这手榴弹的威力也太差劲了,仅仅发生十几块弹片,瞎猫碰死耗子蒙到了一个,废物,太废物了!

日军现已迫临到三十米了,邓卓著双管齐下,两支毛瑟手枪啪啪啪啪轮流开战,冲在前面的日军连续中弹。新四军火力全开,几百支步枪一同射击,连带的还有成片的手榴弹冰g6710雹似的砸曩昔,日军登时尸横遍野,攻势为之一滞。但这仅仅暂时的,新四军没有用火力长时刻限制住日军的才能,从来就没有。趁此时机,邓卓著一跃而起,喝:“同志们,冲啊!”猛虎下山似的扑曩昔,一向冲进日军中心,毛瑟手枪四面开战,日军惨叫不断,一会儿倒下了三四个。一营兵士们各自打出三发子弹,然后一声咆哮,挺着刺刀猛冲曩昔!日军的子弹成串飞来,不断有人中弹倒下,倒下的就倒下了,没倒下的咬着牙往前猛冲,凶恶地跟日军撞在一同。现在机枪和掷弹筒都不管用了,两边混战在一同,打开反常惨烈的白刃战,刺刀入肉的闷响,枪托砸碎骨头的脆响,还有打肺里爆宣布来的咆哮声和诅咒声响彻整片林子,让人毛骨耸然!

薛剑强再一次陷入了懵逼状况……他呆呆的看着两边混战,看着一把把刺刀刺入一个个鲜活的躯体再拔出来,看着鲜血从躯体中喷涌而出,只觉得每一根头发都在往上指。这仅仅一次营级战役罢了,对他的冲击却犹如国际末日,这样的局面他不止一次在电视和电影里见过,早已习以为常了,现在总算看到了真实的白刃战,他的榜首反响便是……想吐,第二反响便是今日尿量有点不受操控了。我的天,分把钟的时刻就有上百人被刺倒在地,有些肚皮被挑开,肠子流了一地,正在大声惨叫,真是太惨烈了!难怪苏沃洛夫说:“子弹是软蛋卫立煌,刺刀是豪杰”,拼刺刀远比隔着两三百米对射更需求勇气,至少他现在还没有勇气去参与这样的恶战!

沉着告知他,他应该趁这个时机捡把枪逃跑,这不是他的战役,他不属于这个年代,没有责任去跟凶横的日军拼刺刀!可是他却跟中了定身咒似的僵在那里迈不开腿,一方面是吓到的,另一方面则是由于正在与日军舍命拼杀的都是革新红烧鸡块,那个时分的快递员竟然搞粮药,弄军器,打得鬼子惶惶不安 | 铁马小说,玩吧老前辈,他不能这么自私的扔下他们逃跑!

他究竟该怎样办?

没等他拿定主意,后边风声骤起,他下认识的一伏身,接着叮的一声,匡一股强壮的力气撞得他向前冲了几步,十分困难站定,回身,正好看到一个身高不过一米五五的矮冬瓜正凶恶的瞪着他,呲牙咧嘴。这家伙京都念慈庵方才趁着他分心,在背面一刺刀捅过来,成果好死不死正好捅在炮兵锹的锹面上,高锰钢制成的东东天然没那福神么简单刺穿,反倒是他的刺刀差点就断了。薛剑强恶狠狠的瞪着这个矮冬瓜,破口大骂:“小鬼子,我不惹你你来惹我是吧红烧鸡块,那个时分的快递员竟然搞粮药,弄军器,打得鬼子惶惶不安 | 铁马小说,玩吧?今日不把你打出屎来我算你拉得洁净!”

那名日军当然听不懂他在骂些什么,可是看着薛剑强那挨近一米八的块头,心里有点发毛。这家伙跟那些面有菜色、养分不良的新四军兵士不相同,浑身肌肉发达,脸上带着一种养分足够的油光,力大无穷,怕是欠好抵挡啊!他深思着要不要叫个伴过来一同抵挡这个大块头,以免吃亏,可是又欠好意思开口————关于像他这样的老兵而言,一对一的拼刺刀拼不过我国兵士是件很可耻的工作,自动开口叫人过来帮助就更可耻了。他的犹疑让他失去了最终的时机,就在他踌躇的那一瞬间,薛剑强现已取下那把刚刚救了他一命的长柄炮兵锹,咆哮一声猛扑上来,二话不说便是一记凌厉备至的斜劈!

仅仅一记斜劈,便将这个倒运蛋的脑袋从左眼角到右下巴劈葫芦似的劈成了两半!

工兵锹是件大杀器,挖坑砍柴切白菜开西瓜劈脑袋全部功用都具有,特别是我国的工兵锹,小指粗细的钢筋咔嚓就断,五分钟时刻在柏油路上挖个大坑让车辆一头栽进去跟玩似的。我国军工有个好习惯,便是会煞费苦心让同一件兵器具有更多更有用的功用,比如说那个操蛋的黄脸盆,早上洗脸,下午盛饭,晚上洗脚,正午嘛……端粪挖臭水沟盛硫酸,开露天会议的时分能够拿来当小马扎,来文工cps团了能够拿来当小鼓,是不是用途许多呀?工兵锹也相同,折一下就变成了锄头能够用来刨地挖墙,再在后边穿根绳子又变成了飞虎爪能够用来攀岩;工兵锹的另一面有锯齿能够拿来锯钢筋锯木头,还开了一个小缺口能够当开瓶器用撬开啤酒瓶盖;对了,野战的时分把它往火堆上一架就能当成锅子来炒两个小菜,几乎便是全能的。现在薛剑强正在向新四军的革新老前辈展现它最首要的功用之一:劈脑袋!

只一下就劈倒了一个穷凶极恶的小鬼子!

干掉了这个,他心里好像有一头野兽冲破了牢笼,正在放声狂啸。他的肾上腺激素张狂飙升,彻底操控不住自己了,看到一名新四军兵士被刺刀刺中胸口却死死抓动物性行为住日军的枪管不放手,他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炮兵锹一抡,狠狠砍在那只正在拼命拧动刺刀想迫使那名兵士放手的小倭猪后颈,铲锋扫过,一颗呲牙咧嘴的脑袋飞出四五米开外。干掉这个,又看到一名挨了一刺刀的日军正支撑考虑站起来,他冲曩昔二话不说照着心口便是一脚,这个倒运蛋胸骨深深的陷落了下去,滚出五六米开外大口大口的吐血,两条小腿一蹬一蹬的,没救了。

见他转眼间放倒了三个,日军和新四军都吃了一惊。要知道,日军拼刺刀的才能是很强的,三个一组背靠着背,十几名我国兵士都奈何不了他们。

红烧鸡块,那个时分的快递员竟然搞粮药,弄军器,打得鬼子惶惶不安 | 铁马小说,玩吧